後疫情時代,是福還是禍?